“今天你真男人,就你這技術,在咱們這,可以算是頭牌了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來源:公眾號發布日期::2022-04-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“今天你真&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你真男人,就你这技术,在咱们这,可以算是头牌了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产营销兵法 2022-04-17 09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mage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被姑父赶出家门的那天,我先是给姑姑磕了一个头,感谢她这些年收养我的恩情。我又告诉姑父,如果他再敢打姑姑一次,我一定会杀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初六,从我出生开始,父母便把我寄养在姑姑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始时,姑父对我特别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并不是他多喜欢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是因为,我父母总是不定时的会给他汇钱,感谢他和姑姑照顾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钱很多,多到姑父每次喝醉后,都会醉眼惺忪的开心说,我就是他的摇钱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那时候小,不知道父母是做什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六岁夏日里的一天,父亲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,不是走回来的,而是被人抬回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担架上的父亲,胳膊和腿都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缠满全身的白色绷带,也早已被鲜血浸透,红的刺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,父亲已经奄奄一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弥留之际,他留给我的只有一句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做个普通人,平凡生活,永不沾赌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,我流尽了所有的眼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,我好像就没再笑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走后,母亲便再也没出现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了父母的汇款,姑父对我越来越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最开始的辱骂,到后来的暴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他家大我五岁的表哥李大彪,也参与了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清楚的记得,这些年,他们爷俩一共打了我2436个耳光,踢过我3487脚,还有2329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鞭,棍棒打我的次数,加在一起,是336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姑姑护着,我想,我可能早已被他们打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恨他们,我也记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然,我不会记的这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的我,不会打架,不敢还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,却学会了挨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赶出家门的我,并没有无家可归,而是跟了六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不是他的真名,他的真名,从来没告诉过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叫他六爷,是他知道我叫初六后,就让我这么叫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是在我爸爸死后第二年,来到我们小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认识他时,他告诉我,他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并且,他愿意把他的魔术,全部交给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确,他的魔术很厉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扑克、麻将、骰子、牌九,在他手中上下翻飞,时有时无,时多时少,神出鬼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我从七岁开始,和六爷学起了他所谓的“魔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是个洒脱到极致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每天除了监督我练习“魔术”外,便是喝酒逍遥,外加寻花问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对女人似乎有种异乎寻常的痴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年过六十,也几乎夜夜笙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也给我找过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龄不大,十八九岁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胖乎乎的脸上,涂抹着厚厚的胭脂水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她带着职业假笑,在我面前搔首弄姿,脱下第一件衣服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送了她一个字:“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并非不喜欢女人,只是我不喜欢这种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女人,必须要温顺,听话,忠诚。依附于我,以我为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像扑克牌里的“大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后来有一天,一个女人躺在我怀里,告诉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扑克牌里的大王,实际是小丑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岁生日当天,六爷请我上了醉湘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我们镇上,最好的酒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格古朴的包厢里,六爷叼着金丝楠木的烟斗,一头银发的他,依旧是云淡风轻,洒脱不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倒酒吧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花瓷瓶里,装的是三十年的陈酿竹叶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酒入翠瓷绿釉的海碗中,酒花翻滚,酒香绕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六,跟我多久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抽了一口烟斗,喷云吐雾间,开口问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十三年两个月零二十二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教你的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千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是千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瞒天过海之手法,达偷天换日之目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我的回答,还算满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磕了磕烟斗,六爷端起海碗,冲我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喝了这碗酒,你便出师了!从此以后,你不用再跟着我了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,这一天早晚会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没想到,会是在我二十岁生日这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年的竹叶青入喉,一股辛辣的火线,从胃里直达头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下酒碗,六爷又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六子,你要记住。你学的是千术,入的是千门,走的是蓝道。从现在起,你不在是一个普通人。你已是一名蓝道老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蓝道,是指所有赌徒老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你赌,你走的,便是蓝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想父亲临终时,让我做个普通人,永不沾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没想到,十几年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竟成了一名蓝道老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或许就是世事无常,造化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六子,我再问你,这以后你是想当爷,还是想当孙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爷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这个世上,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做孙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既然想当爷。我要你用这十几年所学,在三年之内,让千门蓝道都知道有位六爷,初六爷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能做到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些茫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,我虽然和六爷去过无数赌局,大小赌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我从来没上场赌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并不知道,我的千术水平,到底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,我还是点头答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曾告诉我,老千最难的,不是技术,而是心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万千人前,能不能把你平生所学,淋漓发挥,这才是根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了,以后这千门蓝道的江湖,你就独自闯荡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的口气云淡风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目光中,我还是看到了不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江湖?江湖在哪儿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茫然的看着窗外,轻声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出门即是江湖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以为的江湖,一定是刀光剑影,血雨腥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当我从小镇到市里后才发现,所有的一切,似乎和小镇没什么两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外乎,多了些灯红酒绿,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走时,六爷只给了我一百块的路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爷有钱,不然他也没办法找那么多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只给了我一百块,是因为他告诉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钱,江湖上大把,女人,江湖上遍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,自己去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,我却不知去哪儿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生活的地方,是北方的一个边陲城市,这里盛行洗浴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生活,我只好先找了一个工作,天象洗浴的服务生,负责各个浴区的备品发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不包括女浴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干,就是半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天下午,我像往常一样,分发完备品,准备下班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组长侯军叫住我,让我去六楼经理办公室,给梅姐送个果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是我们天象的经理,年龄不大,二十五六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记得第一次见她时,心里还是有些震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长得很美,比六爷找过的那些暗娼都要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,白皙嫩滑的皮肤,看着便有吹弹可破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她那双凝脂玉腿,修长笔直,又白的泛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哪个男人看后,都会心驰神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端着果盘,敲门进去时,梅姐正在旁边的套间里打麻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洗浴的工作人员都知道,梅姐爱打麻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有空闲,就会在楼上打上几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男人为了接近梅姐,都会争着抢着来陪她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梅姐,这是给你们准备的果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下果盘,我打了声招呼,便准备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一下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忽然喊住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指了指旁边的茶壶,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把茶换了,重新沏一下。用我办公桌下面那盒明前龙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便开始烧水煮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水开时,我就站在不远处,看着几人打麻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玩的,是我们这里最常玩的推倒胡,一百块钱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小看这一百块,因为计番的方式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场麻将下来,常常是几万输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站的位置,可以看到梅姐和她下家的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的下家也是个女的,年龄和梅姐相仿,但气质完全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女人长的也还不错,不过却浓妆艳抹,粉黛全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的更是黑色低胸的小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了一会儿,心里便有些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本以为,他们就是朋友间的普通牌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我发现,黑衣女人和她对门的男人有点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打配合,似乎出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他们的出千方式,并不高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属于麻将出千中,最常见的,也是最普通的,利用手势暗号来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把牌黑衣女是清一色对对胡的牌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左手大拇指回扣,右手放在牌尾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睛盯着牌,也不看别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对面男人的眼神却有些飘忽,他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黑衣女人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牌到半圈,对面男人便打了个八条,黑衣女立刻碰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这里,我心里还在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会不会只是一种巧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碰完牌后,黑衣女依旧是左手拇指回扣,右手微微合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便在心里暗自猜测,如果要是出千,她要的牌型应该是五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没过两把,对面就把五条打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衣女碰牌上听,很快便自摸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摸,断幺九,清一色,对对胡,一共24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三家每人两千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麻将出千的方式五花八门,种类繁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用对话的,比如说今天有点热。一个点字,可能就是要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比如,你今天真漂亮,一个亮字,可能就是要万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像两人这种利用手势的,在千术里叫“九节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利用手指的各个关节,给对方传递暗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虽然可以确定两人出千,但我并不知道他们和梅姐到底什么关系,更不可能说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沏了茶,我刚准备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对面的男人接了个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话时间很短,一放下电话,男人就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了,我玩不了了。孩子生病了,改天再玩吧,我得走了。今天点子也不好,输了一万多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刚一走,这妖娆的黑衣女人便开始抱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苏梅,你找的这是什么人啊。牌还没打完,他说走就走。还说什么孩子生病,我看他就是输不起,找借口跑了。我这还没玩过瘾呢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随意的摆弄着面前的麻将,淡然一笑,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花姐啊,我们三家都输,就你一家赢。你还不过瘾,你还想赢多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叫花姐的黑衣女人快速的点着手里的钱,撇了撇嘴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赢还不到三万呢。苏梅,要不你再叫个人。陪我玩几把,今天我就想打麻将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被她缠的没办法,看了看手机通讯录,这个时间又不知道该找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了下,她回头看了正在倒茶的我,便问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初六,你会打麻将吧?过来陪我们玩几把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怎么也没想到梅姐会忽然叫我,但我还是马上回答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会一点儿,但你们玩的太大,我玩不起的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这种牌局,我就是不带钱上场,也一样稳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竟,十几年的千术,不是白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必须要这么说,这也是六爷曾经教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名合格的老千,要懂得低调示弱,守拙藏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有在对手完全忽视你的情况下,才能完成一击致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事的,输了算我的,赢了归你,来吧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说着,从包里掏出一沓一万块钱,扔到对面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坐那儿吧,给我们搭个手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没再推迟,坐到了梅姐的对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,我们这里还没流行麻将机,都是手码麻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手码麻将,特别适合大小老千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就算是麻将机,也一样不耽误出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洗牌时,黑衣服的花姐,故意在我手上摸了一下,挑逗我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呦,这小伙子挺嫩啊,告诉花姐,有没有女朋友?是不是处男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一说完,自己先咯咯的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和另外一个男人,跟着也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我依旧是面无表情,码着麻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练习麻将千术时,六爷第一步就要求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码牌时,不但要记住自己面前所码的牌,还要把别人码牌时,露出的麻将全都记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就算是在不出千的情况下,依旧可以保证极高的胜率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章:一点手段,赢疯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声明:本文8小时后删除,请您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本文过于刺激,且篇幅有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下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“玲珑观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↓↓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圖文更多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點樓盤更多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中文无码线在线观看